当前位置>>教育频道>>教育频道>>教育会客厅

专访江西应用工程职业学院院长肖善香

    来源:今视网 作者: 2013-05-06 14:38:00 编辑:艾娟

        不争一流,如何入流?

      ——专访江西应用工程职业学院院长肖善香

      张文娟 记者 余占标 实习生 葛生琰

      从南昌出发,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记者来到了素有“江南煤都”、“红色摇篮”之称的赣西城市——萍乡市。驱车出城约20分钟后,来到了坐落于市郊的江西应用工程职业学院,见到了该院建校91年来的首位女校长、留美博士肖善香,并与她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

    肖善香个人近照

      痛苦蜕变,化蛹成蝶

      记者:肖院长,请问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教育工作的?

      肖善香:确切地说,应该是23年前,不过真正全职做教育的时间只有17年。期间,2000-2003我在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读研,2008-2011我在美国读博。2011年8月学成归来,回到萍乡高专继续担任副校长,分管教学、高教研究与评估等工作。

      记者:工作——家庭——读研——读博,尤其是人到中年还漂洋过海,这一定是一条异常辛苦、非比寻常的路。能详细谈谈这个经过吗?

      肖善香:我天生是个不安分守纪的人,用现在的说法,是比较“另类”。90年毕业,本来进萍乡高专外语系当个老师应该没问题,但那时青春年少,爱情至上,一味听从男朋友的召唤,主动请缨到他工作的县区中学任教。县教育局长如获至宝——要知道在当时全县还没有一个正宗的英语专业本科毕业生光顾过。不料当他把我领到校长前报到时,不但邀功不成,反而挨了个软刀子:“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事先没跟我商量一下?现在我课已经排好了,人也满了,没法接受,对不起。”教育局长交涉半天未果,无奈之下把我的工资关系挂在该校,并临时安排我到一山区中学支教一年。

      第二年回到县区中学,由于之前与校长间的芥蒂,平白无故受窝囊气的次数不少。我讨厌简单重复地过日子,喜欢有挑战性的工作。我的同事可以连续10年教同一个年级,同一本教材,而我前三年教遍了高中三个年级,到93年9月,学校初中部因为采用朗文版新教材而无人愿意尝试,我又一次自荐去教初一:其一,我乐意尝试新鲜事物,不怕备课艰辛;其二,我觉得教好英语要从入门始。尽管我“越教越往低处走”的行为引来了颇多的不解和猜疑,不少初中老师甚至由此怀疑我的执教能力。但那是我收获比较丰硕的几年:孩子们学习英语的兴趣和热情空前高涨;英语成绩也遥遥领先,每次考试都稳居全县17所学校第一;节假日孩子们送给我的卡片和祝福远远超过任何课任教师和班主任;我的名字变成孩子们纪念册里“最伟大的老师”、“最崇拜的偶像”、“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人”。

      我需要职业上的一种跳跃感,成长感。于是96年我通过面试、试讲等环节调入萍乡高专;98年我坚拒不成,勉为其难地当上了大学英语教研室主任,一年后将学校英语等级考试过关率提升了30多个百分点并在第二年保持在这一水平上。2000年我入广外读研。返校后开始主持外语系行政工作,用三个“起来”(让外语系的机制活起来,让外语系的品牌竖起来,让外语系的教职员工基本地、初步地富起来)引领外语系走出困境,形成品牌。2008年3月我晋升为副校长,之后我通过公开考试,顺利获得美国福特全额奖学金,8月,我只身赴美留学,开始了三年异国他乡的求学之旅。

      记者:您2008年出国留学,2011年回国,请问您当时出国的出发点是什么?

      肖善香:两个原因。一是我给自己定的12个字的发展定位:国际视野、本土意识、草根本色。我觉得21世纪的人才一定要具有国际视野,要有与国际对手同台竞技的能力;但“国际视野”不是一味地“崇洋媚外”,不能丢失本土意识,要做到“洋土结合,洋为中用,洋为土用”,用一句英语来诠释,就叫Globalvision,localaction,国际视野能走回多近,本土行动就能走多远;最后,无论个人国际化程度多高,无论能力和职位多高,始终不能丢了根本,忘了出身,要永远保持自己的“草根本色”,懂得自己和天下所有人一样,都是大自然卑微而高贵的存在,从而尊重、敬畏每一个生命个体。

      第二个原因是对教育的困惑。我教了十几年书,越来越失去以往惯有的自信,越来越怀疑教育是否真能改变人生。我们的教育好像在不断地扼杀人的好奇心和创造性,好像很难完成“为受教育者的幸福人生奠基”的使命,更有甚者,比方说,思想政治课,你越攒劲教,学生越反感,离教育目标越远。我于是开始慢慢领会卢梭的自然主义教育思想:他相信人性本善,他在《爱弥儿》中说:“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则一旦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他认为教育要顺应孩子的本性,要适应孩子的天性发展,以培养自然人为目的。他反对成人中心的教育,要求提高孩子在教育中的地位,认为轻视孩子的教育不是教育,而是戕害。我特别渴望有机会去亲身感受西方国家的教育,去汲取百家不同教育思想的精神滋养。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