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教育频道 >> 教育与法

揭10万考生信息泄露后产业链

edu.jxgdw.com2015-09-07 11:47 来源:新华网

      如果高考成绩不理想,此时有人打来电话说,低分也能进名校,你会信吗?今年8月以来,陕西、四川、湖北、贵州等地大批高考考生就频繁接到此类“招生”电话,这样的“招生”甚至在高校开学后仍未停止。

      警方调查发现,武汉一招生中介掌握了约10万条被泄露的高考考生信息,雇佣话务员推销“名校本科”教育,承诺能拿文凭。中介如何利用高考考生信息大肆敛财?低分进名校,是彻头彻尾的骗局陷阱,还是真有其事?

      高考考生信息,悄然成了中介“摇钱树”

      武汉警方8月初接到举报,称有人利用渠道不明的高考考生信息进行招生,培训了一批大学生兼职话务员与考生沟通。

      据武汉市公安局洪山分局民警介绍,这批话务员被招生中介公司安排在武昌区广八路一所名为“高光画室”的屋内,每天按照中介提供的名单,给全国各地考生拨打招生电话,目的是说服低分高考考生,通过他们到武汉大学读本科。

      按照中介公司约定,兼职话务员每月底薪约2000元,招到1到2个学生,每个学生奖励500元;招到4个学生,每个奖励700元;5个以上每个学生奖励1000元。

      一名参与电话招生的女大学生说:“自称是武汉大学姓李的老师给我们培训,她要我们在电话中强调是武汉大学本科招生,如果对方有疑问就避开问题。要向学生强调学生能入住武汉大学本部,能享受普通本科生一样的资源和待遇,能拿文凭。”

      这名大学生和其他话务员一起,每天给不同地方的低分考生打电话,每人一天最多打200多个电话。

      “高考成绩一出来,就有人打来电话。我们回绝后对方仍不死心,几乎每天都打。”家住武汉汉西路的张新星(化名)说。无奈之下,只得将对方号码加入黑名单。过了几天,对方换了号码继续打来电话。

      民警在“高光画室”清查出约5公斤重的纸质高考考生信息,包括考生姓名、考分、学校、家庭地址和电话等重要内容。经清查,这些信息涉及陕西、四川、湖北、贵州等13个省份约10万名高考考生。

      “低分高录”,隐藏怎样的秘密

      业内人士介绍说,拿到考生信息是中介行业最基本的前提。一些信息来自同行业内的共享,很大一部分则是网上购买。10万条信息标价1万元,打包买有时一分钱可以买一条。

      记者利用QQ群搜索“考生信息数据”时,出现了“考试考生名单信息数据”“收购考试考生名单数据”“高考考生信息名单电话”等数十个贩卖和收购考生信息的群。

      在其中一个QQ群,记者提出购买信息,结果收到20多名陕西某地五中考生信息,有分数、姓名、考号及电话。记者核实后发现,这些信息都是2015年真实的高考考生信息。

      中介如何用考生信息招生敛财?知情人士介绍,中介一般都自称是招生院校或省招办某领导的熟人,声称有办法、有门路,实际上这只是幌子。中介私下巧借高校师资、教室、操场等公共开放资源,找人冒充“班主任”单独接待“招录”到名校的“新生”,收取和统招本科生相同的学费。

      缴费“入学”后,“班主任”按照院系公开的课程表,组织学生去旁听统招本科生公开课,和统招生一起参加班级活动,期末考试则在“班主任”选定的单独教室内进行,单独出成绩。

      一些有“能力”的中介,甚至与一些高校内部人员串通,安排他们住进正规学生公寓,制造假象蒙蔽学生和家长,骗取学费。

      记者拨通名为“武汉大学自考双证教育中心”机构的电话,自称“李老师”的人说,只要每年按照学校规定交学费和一定考试费,就能像统招本科生一样,在武汉大学上课、考试,拿到的文凭除了加盖一个自考本科外,和统招本科生文凭没两样。

      经记者核实,武汉大学并没有所谓的“自考双证教育中心”机构。武汉大学本科招生处相关负责人表示,武汉大学自2007年开设反诈骗专栏至今,至少曝光了20多条像这样涉及武大的诈骗信息。武汉大学招生工作严格按照国家政策执行,绝不存在任何国家政策之外的招生方式。

      堵上制度漏洞,割断地下招生产业链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调查时发现,也有一些中介承诺的“低分进名校”不是纯粹骗局,而是偷换概念的招生伎俩:中介利用大学学位制度和法律监管的盲区,巧借高校公开免费资源,形成了一条完善的地下招生产业链。

      据了解,经教育部门批准,一些高校开放了“第二学士学位”,只要具备任何高校的大学本科毕业证和学位证,就可申请该校“第二学士学位”,拿到该校的学位证。

      通过中介到武汉某高校“借读”的王华(化名)告诉记者,中介对被招来的学生谎称是通过特殊途径上的大学,在学生“借读”期间,中介安排组织自考教育考试,取得其他高校的本科毕业证,一年后再申请学士学位证。等有了本科的毕业证和学位证,就组织参加知名高校开设的两年“第二学士学位”教育,拿到盖有名校印章的“学士学位证书”。

      王华说,她认识的几位老乡就是通过中介的这种操作拿到了武汉某名校文凭。一些家长对学历、学位区分不清楚,不知道还有“第二学士学位”这样的国家正规招生途径。家长觉得,只要有张名校文凭就可以了,一般不会找中介的麻烦。

      武汉一些高校负责人表示,中介招生还存在法律监管上的漏洞。高校也是招生诈骗的受害者,但按照有关要求,目前招生诈骗案件只能由受害人自己报案,高校则配合公安调查。

      华中师范大学教育学教授范先佐认为,纠正当前招生中介存在的乱象,一方面要加强对高考生信息的保护,从源头上防止信息泄露引发诈骗案件。另一方面要完善高等教育学位制度,既要鼓励有能力的人自学自考,也要避免被不法分子投机取巧牟取暴利。

      此外,有专家认为,一些中介之所以能在高校校园组织学生听课,在大学教室内考试,说明高校管理也有漏洞。今后高校管理部门要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包括加强教室使用登记制度,增强老师与学生之间的熟悉,不给非法中介可乘之机。 (记者冯国栋)

编辑:庄吉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