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今视网 >> 教育频道 >> 专题策划

发人深省:不同的教育下成长的孩子!

edu.jxgdw.com2015-05-05 09:13 来源:多学app

      一个新生儿,无论是哪国人都是没有差别的。就好比一张白纸。但在经历了一定时间的社会化之后,生长在中国的孩子成为典型的中国人,在日本的孩子成为典型的日本人,而长在美国的孩子成为典型的美国人。

      社会化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国家国民性的传承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主要包括:儿童的养育方式,学校的教育体制以及大众媒体的舆论导向。比如:中国的家长喜欢“保护”孩子,这就决定了我们国家的孩子胆子小,怕冒险;我们国家重理论轻实践的教育方式决定了中国学生动手能力差,创造力低的特点;而中国人强烈的等级意识则是在家庭里的家长意识,学校里的师道尊严和等级化的学生管理体制下逐渐形成的。

      关于中日两国的孩子参加“夏令营”的报道已经很多了,其披露的事实确实发人深省:

      “野炊的时候,凡是抄着手什么也不干的,全是中国孩子。”“中国孩子病了回大本营睡觉,而日本孩子病了却坚持到底。”“长跑中忽然下大雨,中国家长把孩子拉上车,而某日本知名人士却坐在车里鼓励发高烧的坚持长跑的孙子。”这是鲜明的对比。

      中日两国在养育孩子的观念也有很大的差别。对于中国的家长来看,日本的孩子能在冬天光着身子在雪地里玩耍而不生病,简直就是“奇迹”。而中国孩子每到冬天总是把身子捂得紧紧的。日本人在婴儿六个月的时候已经在给孩子喂成人吃的东西了,而中国的家长还在给孩子喂奶水。在些在中国人看来是“孩子吃苦受罪”,而日本人却认为,这些是孩子必经的过程。日本人在养育孩子中,代代相传了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这也是为什么日本能在短短的几十年内一跃成为世界经济强国的重要原因。遗憾的是,我们国人在培养下一代的过程中,不仅缺乏西方人的独立自主,冒险精神,同时也缺乏东亚邻国日本人的顽强和坚韧。

      有人做过调查,关于“中美儿童的认识比较”

      (1)如果你在大街上拣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花皮球,你将怎么办?

      美国幼儿的回答是多种多样的:“我把他放进口袋里”;“我把它送给最好的朋友”;“我把它卖掉”;“我把它仍了”;“我把它交给老师”;等等。而中国幼儿的回答只有两个,多数人说“交给警察叔叔”,有个别回答“交给爸爸妈妈”。

      (2)如果你的公共汽车上,有人把你撞倒了,你怎么办?

      美国幼儿回答有:“我就打他”;“哭”;“告诉汽车司机”;“告诉我爸来揍他”;“把他打倒在地”等等。中国幼儿的回答大都是“如果他说对不起,我就说没关系”;“不要紧”;只有一个例外的回答是“我说他”。

      (3)如果你把一个小朋友碰倒了怎么办?

      美国幼儿的回答有:“说对不起”;“跑开”;“去告诉老师”等等,中国幼儿的回答都只有一个“扶起来,说对不起。”

      我们不难看出,美国幼儿对同一问题总是有多种不同的答案,而中国的幼儿对同一问题的回答往往是相同的。这就表明美国人在儿童教育方面没有做统一的要求,也就是没有向幼儿灌输统一的价值标准。而中国人在儿童教育方面却是整齐划一的。无论是在家庭里还是在幼儿园,成人们都将统一的,被社会公认的价值标准灌输给孩子。

      从这个调查中能看出,中国儿童的社会化程度比美国儿童高,美国儿童的个性化程度比中国儿童高。社会化到什么程度,是个颇有争议的问题。早期社会化的目的是使儿童能够学会和掌握一些技能,而过多的社会化,就会使孩子没有独立的思考能力,缺乏自主性等等。

      看看美国小学生的作文题目吧:

      (1)当你乘坐的船沉了,你漂到了一个荒岛上,你将怎么生活?

      (2)选一个州,介绍这个州的风土人情。

      (3)任选一类动物,以杂志的形式做介绍,不仅要有文字,还要有插图。

      (4)我心中的美国。

      (5)我怎么看人类文化。

      (6)你认为谁对“二战”负责。

      (7)你认为今天避免战争的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很显然,美国老师出的作文是必须上网查资料,去图书馆,才能完成。不仅需要想象力,还需要知道有关岛上遇见的动物植物等等。奇怪的是,美国小学生面对这些“宏伟”的作文并没有被吓到,而是兴致勃勃的到图书馆去借阅大量的书籍,利用工具书,写作。其实,是知识性,趣味性的题目唤起了孩子的好奇心,孩子天真而丰富的想象力也得以施展。

      再来看看我国的小学生的作文题目:《一件小事》《我最高兴的一天》《我最敬佩的一个人》,面对这些小而具体的题目,孩子们愁眉苦脸。只好胡乱编一篇作文交差。所以,我们国家的孩子对作文是望而生畏。

      对比中美两国的作文题目,美国的作文更多侧重生活以及历史事件的评价。而中国的作文题目则是侧重人物描写,景物等。美国老师更注重引导学生关心人类命运的世界性问题,同时也注重引导学校自我意识,想象力,生存能力。中国老师则把注意力放在培养学生的写作技巧和文字表达能力上,可以说是为了写作文而写作文。导致中国孩子不愿意写作文的直接原因就是缺乏趣味性和求知性。使他们只能玩文字,没有兴趣,知识,爱好而言。

      美国的学校非常有趣。学习的内容丰富多彩。比如,有一门“社会学习”的课程,内容包括:学习看地图,并在地图上标出某次火灾的分布区;根据物体的质量及力的原理设计一辆小车;学习有关火山,地震的原理并做出实验和实验报告;学习关于疾病的传播方式,病菌的种类,基本的卫生习惯;学习食品的营养成分,并参观学生的午餐食品厂,还要自制点心,自己指定营养食谱,等等。与国内正襟危坐的课堂比,美国学校的课堂要活跃得多。在美国,教科书都放在学校,并不带回家,而在我们中国,孩子的双肩是沉淀淀的。

      美国的教育以受教育者为本,老师讲课的好坏以学生听讲的效果来判断。教学内容则考虑到学生的兴趣。而中国的教育是以教育者为本,学生被动接受。美国老师把教育作为一门艺术,都有着自己的整套的教育理念,灵活多变的教育方法,懂得学生的心理发展规律。当一位中国家长问一名美国老师:“你们怎么不让孩子们背诵一些重要的东西呢?”这位美国老师的回答是:“对人的创造能力来说,有两个东西比死记硬背更重要:一个是他要知道到哪里区去寻找所需要的比他能够记忆的多得多的知识;再一个是他综合使用这些知识进行新的创造的能力。死记硬背,既不会让一个人知识丰富,也不会让一个人变得聪明。”这只是一名美国普通的小学老师。而我们中国的老师,还停留在传授书本知识的水平。

      曾在一个记录片里看到这样的画面:美国的课堂上,学生们围成一圈坐着,各种姿势的都有,甚至有几个孩子坐在地上,而不是椅子上。老师在前面讲课的时候,学生们在下面其嘴八舌的,没有举手的。而中国的孩子,腰板挺直了,双手背在背后,两脚放好。老师讲课,没人说话。提问时,学生以同样的姿势举手发言。如果谁没举手就开始发言,中国老师称之为“接茬”,其实,这样的学生往往是在积极思考,认真听讲的。老师也及时得到信息的反馈。然而,他却被老师斥责,或者惩罚。在以后的学习中,他开始”沉默“了。杨振宁教授在谈中美教育时说道:美国的教育重视启发,中国的教育重视灌输。

      让我最觉得残忍的是,一个个天性十足的幼儿,在课堂上,却“被逼”,坐直,不许说话,不许有小动作,举手发言,每节课都要像木头人一样。有自制能力的成人,尚且觉得难受,烦躁,何况是是年少的小孩子呢?课堂上老师永远是“主角”,而学生处了支配地位,被动的听老师灌输知识。

      现在来说说老师。通过媒体知道某某孩子又因为教师长期的人格侮辱,精神虐待,体罚而自杀。侮辱学生人格的老师,是有的。我想,倒不是老师有意去伤害孩子,更多是,无意的。无论是教书方式还是管理体制,老师都处于高高在上的地位,在学生面前,总能一人做主,能说一家之言。久而久之,老师也就有“大男子主义”。斥责学生便是家常便饭了。孩子幼小而脆弱的心灵就会受伤。当然,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大环境:中国人对“人格”“人格侮辱”的理解有很大问题。不管是老师还是家长,认为斥责下一代是因为爱,作为长辈来说是非常正常和有理的。实则不然,想想多少孩子在这样的斥责下,自尊心受挫,变得灰心丧气,或者暴跳如雷!体罚,中国教育中的普遍现象。如错一个字罚写10遍,错一个句子罚抄几篇作文。甚至到后来,上课做小动作,迟到,课间打闹都成为罚抄作业的理由。对孩子而言,花大量课间休息娱乐时间来做这种反复而毫无意义的抄写,不仅占去了孩子休息娱乐的时间,构成对孩子的身体摧残,也使孩子心理烦躁,心理紊乱从而构成对学生的心理摧残。

      一位年轻的阿姨跟我说,他的儿子经常因为各种原因而被罚抄作业。如果是罚抄10遍,那么在第7,8遍的时候,孩子便会出现极度厌烦的烦躁情绪,她会十分担心,于是跟儿子说:“别抄了,别抄了,有什么事让老师直接来找我。”而孩子却因为害怕老师,而极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坚持要把它抄完。一个那么小的孩子,却要承受着身体和精神的重压,还不能违抗,我真觉得残忍到极点。

      “老师”这个“阳光下最灿烂的职业”。在中国,你到底灿烂在哪里?!

      我国教育让学生要“吃透”课本,并误以为课本就是知识的全部。并让学生用大量的时间来反复复习。就像被嚼烂的食物一样没味道。新奇,有趣,本是孩子追求知识的天然动力,是中国的教育体制和教育方式扼杀了孩子们的学习兴趣。结果,孩子们厌倦了课本,厌倦了学习,厌倦了阅读,厌倦了知识,厌倦了生活。中国的孩子有“欢乐的童年”吗?沉重的课程压得他们透不过气,身体越来越差,近视度数越来越深,心里越来越烦躁,心理越来越扭曲,对人生越来越消极。我们今天的教育在做什么?被教育摧残的孩子,还不够多吗?我们国家的教育根本不符合人性,不科学,不合理!

      学生喜欢当干部,出生社会了喜欢当官。这也许是大家公认的。在中国班长的任务是帮老师“管”其他学生。班长通常是一个人一直当到不能当为止。而在美国,班长是轮流当的,任务是为全般同学服务,发书,发作业,办各种展览,给同学们读书,等等。所以,美国孩子几乎每个人都很能干。我们中国学校里的干部制,是成人社会的的缩影。班长是老师之下,学生之上的“官”。小小年纪就懂了权利等级的概念。即使是几岁的孩子,也会利用手中的职权,为自己为好友行方便,或者,给有“过结”的同学以报复。成人官场上的斗争,同样也能在任何中小学干部中看到。触目惊心。

      曾经,有意大利籍的中国父母把国外长大的孩子送回国内参加夏令营。这几个孩子就组成了一个小集体。按中国人的思维,每个集体里有要有一个“领导”,所以,希望他们能自己选一个孩子出来当“组长”。不管老师怎么解释,他们还是疑惑不解。最后,老师任命他们中年龄最大的孩子当“组长”,谁知,这个孩子一口拒绝,并回答:“我不当组长,我们大家都是平等的,我没有权利去管他们。”老师很吃惊,便问:“在意大利,班级里没有班长吗?”他们全部回答:“没有”。

      西方的孩子从小就建立了人与人之间的平等意识,而中国的孩子却从小建立了人与人之间的等级意识。

      仔细观察西方人和中国人在学外语方面的差别。西方人更擅长听和说,而中国人擅长读和写。西方人认为学习外语的目的是进行交流,因此,西方人学外语更注意口语训练。外国人只需要学习几个月的中文,就可以进行基本的对话,学两年就足以交流。而我们在学校里学习十几年,仍是哑巴,聋子,半文盲。实际上,西方人把外语作为一种交流的工具,而中国是把外语当作一种学术,设置一门学问。我觉得这是浪费时间和精力。

      中国人有很多特点,尤其是弱点,被人说得很多,批得很透。但这些中国特色的的特点始终作为国粹,一代代传下去,因为这些特点无论优劣都是中国人生活中的必需品,也就是社会环境要求你具备的。所以,中国人的劣根性的存在有其合理性。归结到最后,都是社会机制造成的。

      一个民族,一个国家要进步,就必须懂得多向其他民族,其他国家学习,而不能闭关锁国。要在发扬中国优良传统的同时,能学习和借鉴其他国家的文明成果,这样我们才能优秀。

编辑:许光波